成为金融改革创新的一大亮点
2020-12-22 05:10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作为租赁方,中海油田服务公司钻井事业部项目经理韩璐介绍,租赁平台好处很多:一是新造一座平台需要2年时间,拿到甲方作业指令再去建,往往来不及;二是自建平台在短期之内也拿不出大量资金;三是与购买平台相比,租赁能降低融资成本。在此过程中,金融租赁公司既带来了订单,还有实力按时付款,让船厂吃了“定心丸”。

尝鲜金融租赁的并非中远船务一家。今年以来,航运市场复苏,造船业成为融资租赁关注的新宠。目前,融资租赁仅次于银行贷款成为船舶融资的第二大渠道。前不久,工银租赁购买太平洋造船集团设计建造的51艘海工辅助船,出租给法国波邦集团;民生租赁购买南通熔盛重工3艘船租给境外公司,合同总值7.4亿元。可惜的是,江苏是船舶建造大省,但所有租赁业务均由外省机构在外地交易。比如,民生租赁购买熔盛重工船舶的业务就是在天津东疆保税区完成。目前,东疆保税区融资租赁业务规模占到全国1/4,上海自贸区设立后已聚集400多家融资租赁公司,业务涵盖飞机、船舶及海洋钻井等大型设备,成为金融改革创新的一大亮点。

“坦率地讲,金融机构在信贷管理模式、金融创新能力上与高端装备制造业的特征不相适应。”纪福星表示,银行要求短期见效见利,而高端装备生产周期长、回报率不确定性较大。5年期银行贷款利率最低6.55%,还允许上浮,实际利率超过7%,而装备企业平均利润率只有5%。这样的融资成本,让装备企业如何发展壮大?

金融租赁作为对区域金融和服务贸易带动明显的高端业态,江苏有没有发展机会?农业银行苏州分行金融市场部投行业务经理雷雨静说,苏州工业园区的企业可以向新加坡金融机构贷款、到新加坡发债,融资成本更低,对发展金融租赁是重大利好。省委十二届七次全会审议的《关于加快推进金融改革创新的意见》,33条举措中单列一条谈跨境人民币业务试点,本土金融机构在试点区“借船出海”,开展跨境投融资业务。对新设立的金融租赁公司自批准设立起3年内,省财政按其对地方经济的贡献度给予奖励,传递出积极的鼓励信号。

“‘凯旋一号’合同金额1.8亿美元。”南通中远船务总会计师刘海虹坦言,一般的海工平台合同金额在2-5亿美元,“凯旋一号”不算很大,选择金融租赁还是为钱所困。前些年,海工平台的首次预付款达到90%,船厂根本不用担心资金。但到2010年,国内部分船厂故意压低首付款比例抢订单,加上船东资金实力下降,首付款比例直线下降,最高不到20%,余款付得也不及时。随着银行信贷收紧,很多船厂吃紧,没有能力垫资生产。

与商业银行不同之处在于,租赁首要考虑的是企业拥有的资产质量。“可能行业产能过剩,但某个企业的某个产品不过剩。”南通中远船务总经理倪涛认为,船舶是结构性过剩,租赁公司选择优势船厂投资,能缩短企业应收账款账期,加快资金回笼,帮助企业尽快投入到下一轮生产,对整个产业链转型非常有利。

正在此时,金融租赁这个看似“小众”的商业模式应声而出。“一手托起两家,为需求方和生产商搭桥。”工银租赁副总裁纪福星介绍,通俗讲,如果你急缺“物”,金融租赁公司买来设备然后租给你,让你快速发展;如果你急缺“钱”,可以把自有设备抵押给金融租赁公司融入资金,让“旱地有水源”。船舶行业就属于前者。

这种情况一直延续至今。“融资能力已成为新订单竞争的核心要素。”省经信委船舶处处长张志强介绍,对省内10家重点船厂调查发现,银行“谈船色变”,降低了新船合同生效率。据测算,今年以来,融资难、融资贵让江苏丢掉500多万吨新订单。其中,扬州大洋船厂银行授信从2011年末的209亿元降至目前的38亿元,江苏韩通重工去年授信减少120多亿元。

由南通中远船务生产的钻井平台“凯旋一号”本月17日在启东基地交付后,已抵达东海钓鱼岛附近海域,待设备调试完成后开始作业。与其他海洋工程平台由使用者直接投资建造不同,“凯旋一号”的船东是工银租赁,将平台租给中海油田服务公司使用。这是国内最大海洋工程装备生产商首次涉足金融租赁。相比传统融资方式有何不同,是否值得推广?记者昨日采访了中远船务及船舶、金融领域的业内人士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wartgw.cn网上棋牌赢现金_注册送钱的网上龙虎版权所有